TOP

司法整容不可乱动刀
编辑:Iamyou | 时间:2017-02-28 | 浏览:2097次 | 来源: 网络

随着中央改革领导小组对司法改革相关纲领性文件的审议通过,一时间司法改革又一次成了举国关注的热门话题。当然,自十八大以来,司改就一直为社会各界热烈讨论着,如果再往前推,事实上最高司法机关自己发动的改革计划,甚至早已经过三个五年计划,从肖扬院长以来,司法改革就是法律人绕不过去的话题。这其中有社会对法治公正朴素的追求欲,也有法律界有识之士的努力推动,而这一次甚至有了执政当局最顶层的设计。这反映了整个社会对司法改革在“改”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是高度一致的。但稍有常识的人都明白,改革的成效和社会的期望,甚至是改革者的决心,并不一定成正比。换句话说,改革就像整容动手术刀,动的好,手到病除,越整越好看;动的不好,很可能雪上加霜,旧丑加新丑,愈发难看;或者虽然表面好看,但是皮肤僵化,收放不能自如,活受罪。因此,我们在期待司改如期开展的同时,非常有必要搞明白这次司改手术刀对准的症结对不对,开出的手术方案是否正确。

通过媒体对司改有限的信息披露,司改主要措施主要集中在人财物省统管,以及具体的法官选任、设置和考核制度等,比如建立法官选任委员会,惩戒委员会等。笔者认为,如果最终司改的措施真如所传,那么充其量是在司法本身兜圈子,对于当前司法中存在的真正症结来讲,司改的这次手术很可能属于乱动刀。

首先,我们分析下当下中国司法存在的最主要的几个问题,这是司改手术刀最应该指向的地方(请原谅我只描述法官和法院,因为我根本搞不懂中国的检察院是个什么性质的单位,并且在理想的法制体系下,法院是司法权的真正载体):

1、 法官履职不独立,庭、院和审委会参与个案审判较多;

2、 审案法官待遇微薄,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容易受到当事方腐蚀;

3、 法院内部人员分工和配置结构不合理,不审案的人占绝对多数,审案法官工作量奇大;

4、 法院本身不独立,大要案受公权力干涉过多;

5、 法官选任和奖惩机制不科学;

6、 各审级法院之间角色关系脱离法律规定,导致审级制度虚设;

以上六点,作为法院系统内最典型的问题,已经取得了包括司法体制内人员和社会公众的一致认可,甚至也是历次司改所着重解决的问题。此次司改,无论从决策层级,还是从影响范围来看,都较以往要高。因此,没有任何理解不去解决上述六个问题。

然而,此次司改的手术方案真的能解决这些问题么?笔者认为不尽然:

首先,以人财物省级统管为例。官方号称是为了解决司法受地方和行政权的干涉过多的流弊。但事实上,社会发展到今天,地方和行政权光明正大干涉司法权的现象并不普遍。甚至可以说,只有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大要案中,才会出现党政“为公”干涉司法权的情形,而且这些干涉绝大部分情况下,都超过了地方的层面,中央政法委、最高司法机关等,都会参与其中;那种认为只要省以下人财物统管,就可以实现法院真正独立于党政干涉的想法,无异于自欺欺人;可以想见,以后此类重大案件,仍然会由政法委和上级司法机关统筹处理。其他类似领导使用职权干涉司法的“为私”干涉,始终在阴暗下生存,并见不得台面;这个问题的解决,和处理腐败问题一样,是个更加复杂的课题。

人财物省以下统管不但不太可能实现该制度设计者诠释的意义,甚至还可能帮倒忙。首当其冲的就是司法审判中审级制度,将进一步虚设。现今已然养成的层层上报的坏习惯,必将成为法官们的护身符,被继续更常规的使用。而且,省以下统管,会更加强化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考核权威,中级法院必然会为了自己能子考核中胜出,而避免出现自己辖区改判、发回重审等的比例。

其实法院的审级虚置也早已不是秘密,但是这貌似并不妨碍高层将法院紧紧作为自己管理社会的一项工具的初衷。中央政法委孟建柱书记谈到此次司改,就曾明确提出了四级法院职能定位:探索充分发挥一审法院明断是非定纷止争、二审法院案结事了、再审法院有错必究、最高人民法院保证法律统一正确实施的职能。他的讲话表明,司改的目标就是要在二审阶段实现社会的稳定,这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要近乎疯狂地追求高调解率了。但我们都知道,二审法院才最应该“有错必纠”。

而统管下的人事权上收,将会使得现在各下级法院一把手人选由上级法院决定的潜规则,翻身成为合法之事。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级法院的人事任免欲望会仅仅停留在一把手的任命上,很可能整个领导班子的任命权都将上收。这无疑于断了基层法院法官的晋升通道,中层成为他们所有人上升的天花板,这必将折煞基层法官的发展预期。

当然,包括何帆等在内的司改办官员先后现身辟谣,声称省级统管不是垂直管理。但是似乎基层司法人员,以及社会大众,对中国的政治生态的了解,足以揭去这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轻纱,并不认可司改办的解释。甚至有几层法院院长撰文认为,省以下人财物统管,会出现司法体系内部的司法霸权,并且会使得宪法规定的各层级法院之间的业务指导和监督关系,变成直接的领导关系。而考虑到在中国“钱袋子”和“官帽子”的威力,笔者觉得上述担忧几乎都将成为必然。

再说法官待遇问题。法官的主体自信,是实现司法公信的前提,因此笔者赞同“一切不以加工资为目的的改革都是耍流氓”的说法,毕竟如果一项改革的目标是让他的主要参与者更加痛苦,那么它流产的可能性就会变成必然性。然而,仅仅是提高法官的经济待遇还不够,法律人独立的人格中,独立的精神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素。而要法官树立独立的精神,就必须要给法官精神减压,要让法官有相对的时空自由去认识自己的工作,对于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作用。首当其冲的,就是要真正实现法院全员审案,不审案的就不是法官,不能给法官编制,不能给法官待遇,无论你是多高级别的干部,也不管你在审判业务部门,还是政治部门。通过形成法官的所有晋升发展都必须通过精湛的审判业绩来获得,根本上改变现在法院大部分人员不审案,审案的法官忙不停的状况。

但是纵观透露的司改关于这方面的措施,无论是司法行政人员、审判人员和辅助人员的配备比,还是前述的省以下人财物统管,都其实是新瓶装老酒。下级法院仍然需要大批人员去负责对接上级法院的领导和管理,需要应负审判之外的事情。这个时候,专职负责和上级法院对接的人员,也就是现在的庭长、院长们,即便以后成了审判长,仍然不会真审案、或者少审案。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下,编制并不必然代表了一个人的工作内容,事业编干公务员的事遍地都是,甚至是临时工的使用都成为普遍现象。因此我们基本可以断定,只要给司法机关背上考核和被领导的包袱,那就必然阻止不了有权者会让审判岗的人干非审判的事情,毕竟自己的钱袋子和官帽子在人家手里拽着。

这次司改的具体措施可能还有很多,笔者无法一一去评价。但是笔者认为,这所有的司改措施,最终效果都可能要大打折扣。究其原因,最关键的还是执政当局有没有政治勇气和智慧,为司法真正成为社会问题解决的最后选择建立制度基础。事实上,法院系统的一五和二五改革计划,里面本身有很多规划,即便放到现在也仍然属于富有建设性眼光的高明之举。但最终这些措施不是因为有“将法院从党的怀抱拉走”的嫌疑而直接流产未能执行,就是变了味的执行。到了后来甚至在王首席的领导下,法院自断武功,服下了“社会效果”和“调解”等几幅药,在司法无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笔者说这些,并不是说司法就不需要改革。对于近些年司法出现的一些乱象,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法律人,乃至社会大众,不是没有怨言,甚至多次撰文就一些法院和法官的违法行为进行谴责。但是,笔者清醒地明白,自己所怀的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并不是要全盘否定法院为代表的司法权。因为,法院所代表的司法权,不仅仅是所有法律人法治梦的最后寄托,更是像笔者这样的律师们所持饭碗的基础。很难想象在一个没有法院的社会,或者法院的公信力为零的社会,以法庭为战场的律师,作为一个群体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性。

也正是基于此,笔者更心疼在当下政治时局下的法院系统,在政治体制改革讳莫如深的当下,之所以司法改革夺得先行“红旗”,毋宁说是彰显中央对司法改革紧迫性的重视,不如说司法权在中国的权力体系中只是一个小媳妇,围观的不喜欢她的容貌,当家的要她怎么整容,她只能听着。

总之,司法体制,没有绝对的正确与否,一切都要以实现司法公正为目标。但是我们也必须明白,司法如果不能真正独立成权,如果她永远只是小媳妇,如果她的作用永远只是装点当家人的脸面,那这司改的一刀刀下去,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她的基因;如果刀下的不好,很可能将她毁容;也有可能刚下刀那会很好看,但时间久了,本质又暴露出来,那个时候,希望大家仍然能够清醒的明白,这并非司法本身的错。

最后,总结一下笔者对司改的建议:(1)真正让司法成为社会问题的最后选择,将行政权或者其他权力单位和个人配合实现司法权的表现,作为司法权所拥有的一票否决行政权或者其他权力的依据。(2)法院的预算和法官的选任等等,还是应当交由人大负责,可适度选择社会公众参与。(3)上下级法院和法官,应当是尊重由下而上逐层积累的规律,最终实现上级法院比下级法院审判水平高的目标。(4)在提高法官收入的同时,单个法院内部应当实现但凡法官,都必须真正参与审案,除了必要的审判辅助人员外,尽量缩减其他人员数量。

(文/ 蔡正华


分享到: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落实审判公开原则需要保存并公开.. [下一篇]拉柯震东下水的房祖名究竟有几宗..

网友评论

相关栏目

信息共享 帮助中心 服务公告 律师文采 文章推荐 收费项目帮助 法律援助中心 案件调解中心 专业律师服务指南

推荐律师

吴勇

15682018695

古国俭

15111802088

薛涛

13820951952

孔祥忠

023-63718601

熊万里

13371822350

李军

18917186208

邹珊珊

15902373761

宋玲娣

13564200605

冯源

023-63763772

最新文章

· 重庆市律师服务收费指导标准——2016年,现..
· 站长给律师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律师服务网
· 官员违规复出如何追责尚是问题
· 念斌案宣告无罪说明了什么?
· 落实审判公开原则需要保存并公开案件旁听人..
· 司法整容不可乱动刀
· 拉柯震东下水的房祖名究竟有几宗罪?
· 行贿检察长复出背后的罗生门

推荐文章

· 站长给律师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律师服务网
· 拐卖“越南新娘”出售,买家卖家均获刑。
· 男子冒充黑车司机 将女乘客载到树林强奸
· 患者家属称花光积蓄轻众筹30万 医院:仅自费..
· 两家起摩擦 一言不合把坟修到别人家
· 落难老虎: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庭审痛苦。
· 医疗期内终止劳动关系 北京一单位被判支付劳..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切实保障律师诉讼权利..

Copyright 2013-2016 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3004283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50001    技术支持:重庆法云科技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重庆锦世律师事务所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154号